專訪花式跳繩教練湯子賢

專訪花式跳繩教練湯子賢


首先要向湯子賢(湯sir)說聲抱歉,事關他雖然現職花式跳繩教練,但其實他有十幾年跳繩經驗,並曾在2010年至2011年間,代表香港出戰英國及韓國,先後奪得世界青年跳繩錦標賽個人總成績季軍及亞洲跳繩錦標賽男子團體總成績冠軍。

訪問當日,正是港府推行針對武漢肺炎防疫措施之時,猶幸花式跳繩極具彈性,即使政府將運動場及球場關閉,只要有一小片地,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玩,令訪問得以順行完成;湯sir亦表示,這是花式跳繩一大好處。

「大約在小學三年級時,我對跳繩產生興趣。留意到我家附近的社區中心有辦花式跳繩班,於是去報名上堂,由最基本的技巧開始。不久後,學校選拔跳繩校隊,而我亦得老師賞識,入選校隊。從那時開始,一直到今日,我都在跳繩。」

湯sir坦言,初時學習花式跳繩時,那些動作極具挑戰性。「可以想像,每學一個新動作,都不容易!雖然花式跳繩極具挑戰性,但同時亦容許我有很大的創作空間。過程中,可能會被繩絆倒,但也可能從而想到新花式和動作。」

有人說花式跳繩非常強調手腳協調性,有點像自由體操,這點湯sir深表認同。「目前花式跳繩不少動作已加入體操元素,例如打空翻;另外,又融匯了不少跳舞動作,如霹靂舞(breaking dance)。我習舞多年,每日都有新元素和變化去創作不同的花式動作,永遠沒有完結。」

據湯sir所說,跳繩的比賽項目分別是速度和花式。「速度就是跳『單車步』,即大家平時在網絡上看到的『摩打腳』,在三十秒內做到最多步者勝。目前的健力士世界紀錄是112次單車步(即左右腳合共224次跳躍),由中國的岑小林於2017年創下。至於花式跳繩是就是一分十五秒至三分鐘內表演到最多最厲害的花式 - 但動作最難不代表最厲害,還要配合不同的評分標準。一如自由體操,落地的姿態是否優美、有無笑容、跳繩時繩圈構成的弧度是否完美等,都要計算在內。」


他表示,港隊在世界的跳繩水平算是數一數二,甚至可以說是第一位。「『單車步』來說,雖然各國選手的技術皆是非常出色、力量亦很強,然而港隊在速度上更強。至於花式跳繩,港隊一眾成員的手腳非常靈敏,『雙飛』、『多重跳』等動作均是出色;加上港隊努力練習和鑽研新動作的創意,因此於過去幾年世界賽,港隊是全場總冠軍的常客。不過,我留意到近年日本隊、中國隊急起直追,極具威脅性。至於歐洲選手,則較著重所有評分的細節;美國隊就以力量型選手為主。」曾多次代表香港出賽的湯sir說,每次出賽都總有一些深刻的回憶。「記得第一次出戰英國,我不過是個中四學生,最深刻的記憶不是來自比賽 - 首次乘坐直航機去歐洲,全程十幾個小時,對於從未搭過長途機的我來說,真好難挨!」

「第二次出國,是去韓國比賽。比賽時跟拍檔跳二人花式跳繩,過程中表現不錯,亦沒有犯下大錯誤。不過,到最後ending pose時,沒有跳繩動作要做,但我卻失平衡,整個人摔在地上!當時全場也覺得很可惜,而我自己亦哭了很久,很久。那是個非常寶貴的經驗,至今仍提醒我自己,以及我的學生,比賽未完結都不可鬆懈。」

退役後,湯sir即開始其教練生涯,既有教授幼稚園學生、小學生及中學生,也會教授成人、殘障人士。「不同界別的學生,會有不同教法,對住幼稚園學生,我不能非常嚴厲地教導,而是以玩耍方式,去讓他們對跳繩產生興趣。去到小學階段,我會嚴厲一點,否則長大後就很難教,亦不會服從。至於中學生,我視他們為朋友,畢竟大部份都是初學者 - 我會選用『放羊』方式,讓他們主動去學、去練習。這樣做反而能讓他們獲得更好的成績。我曾任教一間中學的花式跳繩校隊,由零開始,五年後奪得全港中學冠軍。」

「做教練比做運動員難。做運動員,我知道自己的能力如何,亦知道如何可以取得好成績。但身為教練,即使我知道如何訓練學生,亦未必能夠有好成績⸺因為他可能只是被家人強迫去學跳繩,不一定有心機去練。因此,我認為一個成功的做教練懂得令學生愛上這項運動。另外,除了教授技術之外,紀律、行為亦很重要,因為出外比賽時,參賽者的行為直接代表了教練的『身教』。所以,我認為做教練較有挑戰性。」

他表示,相比以前,花式跳繩現在的確更普及。「現在的學生較易接觸花式跳繩。有興趣的同學可以向相關的『繩會』報讀課程;表現突出者,更加可以代表繩會出賽,甚至代表香港出戰國際賽事。猶記得我讀中學時參加跳繩比賽,全港只有約廿間學校參加;今時今日,一個比賽會有八九十間學校參加!」


(熱血時報網台節目〈運動真理學〉第89集有湯子賢訪問)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81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