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願榮光歸上帝,自由、勇氣歸香港

願榮光歸上帝,自由、勇氣歸香港



願榮光歸上帝,自由、勇氣歸香港


2019年6月9日,一百萬香港人為了反對香港政府以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之計與中共暗通款曲,漠視民意意欲夾硬通過《逃犯條例》修訂,紛紛走上街頭抗議遊行要求撤回。在百萬人表達訴求後同日晚上十一時,遊行隊伍剛解散不久,現場數十位學生欲斷難捨,逗留在立法會門外繾綣不散,政府卻急不及待宣佈6月12日於立法會恢復二讀,審議《逃犯條例》修訂。此種將市民訴求當成耳邊風的行為,引起該批學生極度不滿,在鼓噪喧囂下,政府派遣警察以不守秩序為名,攻擊並拘捕學生;在警察暴力之下,學生反抗,最後散去。

2019年6月12日早上,中信大廈門外,聚集着參與一個已獲發〈不反對通知書〉集會之市民;同時,另有市民以較激烈手段如封鎖龍和道、包圍立法會等,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盡力阻撓通過二讀。然而警方卻出動防暴及特別戰術小隊(即「速龍小隊」),既向人群發射催淚彈,又瞄準市民頭部發射布袋彈,並襲擊任何經過或防礙他們前進的無辜市民。有老伯伯被橡膠子彈射中腹部倒臥路上、有年輕人被射中左眼血流披面,更有路旁的市民被十數個沒有出示警員委任證,全身裝甲手持槍械頭戴鋼盔,相信是防暴警員的人推倒地上再拳打腳踢!就連外國記者拍攝,這些相信是警察的人亦舉槍指嚇,意欲射擊。

警方以驅散市民為名向前進擊,並朝中信大廈外集會人群的左右兩邊發射催淚彈,迫使大批市民從大廈唯一開放的窄門湧進避難 - 當年蘭桂坊人踩人的慘劇未有再次發生,實屬萬幸。然而特首及警務處處長,卻將當日市民集會定為暴動,令被捕人士背上暴動罪名,意圖殺一儆百。

2019年6月16日,香港市民無懼政府恐嚇,響應號召,以超越6月9日一倍的人數⸺二百萬零一名,回應香港政府漠視民意、以高壓手段欺侮港人、意圖滅聲的獨裁行為。並提出更多更清晰的訴求:
一,撤回逃犯修正條例;
二,撤回暴動定性;
三,撤銷被捕抗爭者的檢控;
四,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追究警方濫權濫捕行為;
五,落實基本法賦予港人立法會及特首雙普選的權利。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聲音響徹雲上。

然而港府仍無動於衷,其後調動更多警力,甚至不斷被拍到防暴警察隨便毆打市民,濫射催淚彈、布袋彈及橡膠彈,血腥殘暴仿若身處戰場的直播畫面,一幕幕透過網絡流傳。

警暴持續,經已超越香港市民底線。惡劣情況未稍息,一群所謂「愛國」的黑社會在7月21日晚上,手持木棍藤條喉通於元朗鐵路站肆意襲擊夜歸市民;最離譜的是警署落閘,警方拒絕接受市民報案!有傳媒拍到警員對手持武器的白衣人視而不見,馬上掉頭離去;又拍到警員與白衣黑社會狀甚親熱,握手言歡。無警時份降臨,市民求救無援,黑幫衝入車站,闖入車廂,對市民施虐,車站車廂恍若人間煉獄。

面對警方與黑社會似無還有,無以名之的「前後腳默契」,現場受害者及觀看直播的市民,均直覺兩者狼狽為奸,沆瀣一氣。

事後警方當然例牌否認。打後的日子,警方不斷縱容改穿淺藍色、印有紅心T恤的黑社會繼續於各區打人斬人,甚至警黑一同巡邏,放任黑社會在警方面前攻擊記者。即使偶然拘捕,只是帶黑社會人士離開後放行,讓其繼續為所欲為。

及至2019年8月31日,太子地鐵站內重演元朗站恐怖襲擊之戲碼,不過襲擊者不是白衫黑社會,而是穿著全套精良裝甲、頭戴護目頭盔、手持伸縮警棍的警察。他們如狼似虎地衝入車廂,不斷揮舞警棍亂打車廂內的乘客;那恍如餓虎撲羊、狼入羊群肆意殺戮的惡魔行為,與721元朗恐襲無異,只是換了一身衣裳而已。

在高壓統治下雖然被捕者眾,而且被虐打得頭破血流,骨折眼盲,連義務醫護、記者和議員都被襲,但部份香港人仍不畏懼,昂首挺胸,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死馬當活馬醫。警方用胡椒噴霧亂噴,他們即戴起護眼罩、手臂包保鮮紙;警方平射橡膠彈布袋彈,他們舉起自製浮板護盾,旅行篋盾;警方持警棍亂敲,他們頂上地盤頭盔;警方設催淚彈放題,他們利用銻碟與水將其熄滅;當警方派遣臥底假扮同道,藉機拘捕,他們仍不曾退縮、放棄。面對勢力龐大的國家恐怖主義,面對被「藍色身份證」親友驅逐,面對只想返工返學不要自由的群眾唾罵,他們幪面包頭如消防處那祥物「任何人」,他就是任何一個有良知,敢於反抗極權的香港人。他就是你,也就是我。

無論信奉天主上帝、玉皇上帝也好,大家都會祈求上蒼憐憫,免我們陷於苦難,因此榮光歸於上帝。然而我們亦當祈求,自由、勇氣歸於香港及香港人,令市民仍有力量守護最珍惜的家園 - 香港,免被邪惡的赤色納粹完全毀滅。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75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