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的《First Love》,2018年的《初戀》,2023年的解封:「我們的時代開始了」

1999年的《First Love》,2018年的《初戀》,2023年的解封:「我們的時代開始了」


純愛日劇《First Love》改編宇多田光同名歌曲,1999年宇多田光出道即登頂,專輯First Love成為亞洲最暢銷唱片。這是日本流行實力的高峰期,九十年代,不論日劇、Jpop、動漫都是處最鼎盛的時期。
然而,亞洲的流行領袖位置,也差不多在這個時間易手,日本的領導位置開始被韓國取代。
今日這劇集,故事貫穿1999年至2023年,將現代與九十年代流行元素交雜呼應,創造出這一套既懷舊又具現代情感的新經典,有望借此劇集通過Netflix復興日劇。


劇本出色,乃此劇突圍而出的重點。因為劇本結構嚴謹,首尾呼應環環緊扣,讓觀眾多次重看,仍能不斷發現前後呼應的細節。
劇集經常出現迴旋處Roundabout,這也是劇本的結構重心。
整個故事的結構,是一個「圓」,一個Roundabout。
命運的重來,曾經偏離軌跡的星體,若干年後命定地相遇。
所以在第一集一開始,就見到年輕版的女主角(也英),與自己後來的兒子(綴),處身在同一畫面,同一車廂。
但這其實是兩個時空。
在未來的世界,也英的人生會因為這個兒子而脫軌,但也因為這個兒子、她才會重遇自己的初戀。
不同的時空,同一個空間,列車之上,是永恆不變的軌道:命運。
《First Love》的劇本,就是環環緊扣至此。

然而,有一點十分奇怪,在這個結構如此完備的劇本裡面,為什麼那個應該十分圓滿的圓圈,去到最後的結尾部份,卻有一點奇異的突兀?

很多觀眾看完全劇後,都對尾段一個劇情產生疑問。
並木晴道重遇野口也英後,再次確認心情,也跟自己的未婚妻分手,這時,野口也英也向並木晴道表白了自己的愛意,既然男女主角兩情相悅,為什麼二人不馬上結合?要再次分開,才能再次重遇?

劇本早就安排好好男女主角在冰島重遇,第一集一開始之時,年青版女主角在街上邊跑邊扮空姐做廣播時,就說出班機飛往雷克雅未克,也就是大結局時男女主角重逢之地。
男女主角初戀之時,也是宇多田光第一隻專輯「First Love」推出之時,所以First Love這首歌貫穿整個劇,野口也英回復記憶,也因為這首歌。
但是,最後男女主角冰島再相遇,二人相擁時,響起嘅音樂,卻是另一首歌,宇多田光在2018年推出的「初戀」。
宇多田光2018年推出嘅新專輯《初戀》,係呼應宇多田光1999年第一隻專輯而做的(即是《First Love》),所以,這一首歌,也被稱作宇多田光的「第二次初戀」。
男女主角相擁再續前緣,播放這首歌的含意,也就是說,這個是他的「第二次初戀」!


之前並木晴道,之所以拒紀野口也英,因為當時的野口也英還未回復記憶,所以並不是他「真正的初戀」。
而他最愛的人,一直是他的初戀情人。
來到冰島,野口也英已經回復記憶,他的初戀情人,再次回來了,所以,這是他們「第二次初戀」。當時響起字多田光的「初戀」,就是這個意思。

然而,這又產生了另一個結構性的問題。
若然如此,為什麼他們不在2018年就完成整個相遇並回復記憶的過程,而要拖到2023年?

理論上,以宇多田光歌曲為中心,整個故事始於1999年的首張專輯《First Love》,再以2018年的新專輯《初戀》,作為「第二次初戀」來歸結。如此說來,故事的一切始動於1999年12月9日的話,那麼應該結局於2018年,結構才完整。為什麼要把結局拖到2023年?一切都是因為瘟疫!
本來這個劇集,就應該在2020年拍攝,但是因為當時爆發了瘟疫,拍攝計劃被擱置,創作人也把這個計劃被冰封的慘況,寫進劇情當中。
因為拍攝時遇上大疫瘟,把拍攝計劃都阻擋下來了! 這其實是一代人的哀歌,主要是查理斯世代的哀歌,成長於90年代,目擊上一代不斷在九十年代夢想成真,當宇多田光以十五歲之齢橫掃亞洲,大家都覺得「我們的時代開始了」!
然後就是令人失望的千禧時代,夢想貶值的二十年。
2016年宇多田光再復出,2018年推出「第二次的初戀」,正當一代人又再次覺得,也許「再次上路」的時機來臨時,或者人到中年,也可以再次開展新計劃,試試再次上路啊!
然而,這時候,全球大瘟疫,所有計劃都被冰封⋯⋯

《First Love》講述的,不單是初戀的情懷,同時也紀錄了一個世代的哀思愁緒⋯⋯


做了兩集節目,分析這個劇,更詳情分析,Click入去聽:

【國立大台 ep 1720】《First Love》光復日劇!劇本出色到足以令我忍受余文樂扮女人!

【國立大台ep1725】集2018就應該結局,為何拖到2023?《First Love》戲裡戲外的中年哀歌!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